????“什么?你们……这是干嘛了?我就是随口一说……”郑初南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只见眼下三个人都用视线瞪着她,看着她自己的心里倒是有些慌慌的,她胡说八道还不行吗?早知道就不乱说话了,看来自己这样子是得罪了人了。

????“郑小姐,这里是董家,不是普通的宴会场所,而且周围都是八卦记者,你让董青去和南宫师兄跳舞,这不是非要在引人注目播出绯闻报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吗?更何况你忘记了吗?前段时间因为歌剧比赛的事(情qíng),已经让师兄和董青闹出了不必要的绯闻,已经花费了时间精力去解决这个问题了,为什么还要让他们两个亲密跳舞?这算是惹是生非吗?”董雨菲甚是严肃的首当其一的斥责着郑初南,别看她平时什么也不懂,但是在这个事(情qíng)上面却解释的非常清楚,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苏珍也提醒过董青不要和南宫昊走的太近了做些让人误会的事(情qíng),而且跳舞这种事(情qíng)……说不好就是一种暧昧的暗示,说得好就是消遣的节目,谁知道那些媒体是怎么想的?当然是尽量不要让人抓到不必要的把柄了。

????“雨菲说得对,现在是在关键节骨眼上,你可不能拿这个事(情qíng)开玩笑,我好不容易才把这个事(情qíng)解决,那绯闻风波才消停了下来。”董雨菲也完全的把自己想要说的话给说出来,不免心中暗自赞赏雨菲也有这么理智的时候,只不过……希望这种理智是站在客观的事(情qíng)上前去分析的。

????当然更多的是董雨菲下意识的不想让董青和南宫昊亲密接触,那个接吻的事(情qíng)就已经足够让她崩溃缓上好一阵子了,现在还要贴着(身shēn)跳交际舞吗?

????“郑初南?你是不是太闲了一点?你有问过本少爷的同意吗?这个舞都不会跳,长相又普普通通的女人,我会看在眼里?还让她来当我的舞伴?可别关键的时候踩到了我的脚闹出笑话。”南宫昊却也是呵呵的在嘲讽的笑,行啊……他还什么都没有说,这个女人倒是一口不行回绝的还是(挺tǐng)痛快的,他都没有嫌弃她,这么个毛头小丫头居然还敢嫌弃到他的头上来了?他可不想带着这个丑小鸭子跳舞出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有和你跳,你怎么就说我一定会出糗?我有那么差吗?”听着南宫昊的话像是在数落着自己,虽然她自己也有自知之明跳的舞不是多么好看,不过她可不(允yǔn)许南宫昊这样诋毁自己,怎么着也得给自己争口气。

????“不是你自己刚才说你不会跳舞?我说的也没有错。”南宫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感觉自己也总是和董青是过意不去的样子,分明他对别的女人也根本不会这样,更何况他也不是个小气的男人,但好像经常的和董青斗嘴,仿佛要比出个胜负来。

????他就真的是气不过,怎么就在董青的眼里,自己样样好的地方都是样样的被嫌弃?他不可能差劲,那肯定是这个女人的眼光有问题,而且这个女人不也是一样非要和他抬杠?他就见不得这个女人一副一脸嫌弃自己的样子,就仿佛自己(身shēn)为男人所有的自尊心都在董青这里打消没了,所以才免不了南宫昊一见到董青就想要呛她几句的原因。

????“我不是说我不会,我只是说我不熟练,我哪里像南宫大少爷天天都那么有时间还那么有闲(情qíng)雅致的参加各种聚会给自己找乐子,交际舞跳的当然没有南宫少爷这么熟练,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了。”哪知,董青也向来不是吃素的,南宫昊这么嘲讽她,她肯定得说回去,就不明白,明明自己都没有得罪这位大少爷吧,为什么他的枪口总是对准了自己?

????越想越是觉得不对劲了,这事(情qíng)不是在这一两天里发生的,她发现最近都是这个样子,难道南宫昊更年期提前不成?就算是提前也不应该往自己(身shēn)上使,越想越是觉得气不过,董青转眼瞪着南宫昊,两人活生生一副冤家死对头的样子。

????“哎呀好啦好啦,刚才的话是我说错了,是我口不择言,我没有那个意思,你们都别往心里去行吗?”郑初南就恨不得封上了自己的嘴,都怪自己胡说八道什么,本来想着是好心好意,也只能说是自己八卦想着撮合别人,但发现自己总是好心办坏事,结果反倒是让这两人更加吵起来,她只得打圆场不停的道歉。

????然而郑初南这样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让董雨菲不满意了,她就像是在(身shēn)上安装了一个敏感的天线马达,很不对劲……为什么这个郑初南好像总想着让南宫昊和董青发生点什么?甚至还让他们一起去跳舞?只要有她在,这种事(情qíng)就不可能会发生,董雨菲怎么会(允yǔn)许南宫昊和董青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暧昧的跳舞,而且她也知道董青会拒绝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但郑初南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董雨菲在这一点上百思不得其解,这么看来郑初南似乎和董青成为了好朋友,她这么做一定是有理由的,若非是董青对南宫昊有意思,要不然就是南宫昊对董青有意思?她现在一时之间有着迷惑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一种可能,还是说有第三种可能?她倒是希望是有第三种可能,因为现在的这几种可能都让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相信哪一边,再看董青好像确实没有这种意思啊?

????“哼,那是他先损我的,我什么都没有说。”虽然郑初南先开口道歉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可是董青依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委屈,倒也只是从鼻子冷哼了一声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他就是这个样子的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用生他的气,都是我不好就对了。”郑初南拍了拍董青的背,像是哄小孩一般,是第一次见董青这个样子,看来她是真的不开心了,转眼又瞪了一眼南宫昊,她这是特地给他创造机会的,看他怎么又把事(情qíng)搞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