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车以后她都还没有来得及说点什么,刚才的她似是不清醒一般,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身shēn)心疲惫于是就没有拒绝南宫昊,而现在坐在南宫昊的副驾驶旁边,在这密闭的空间里头,她居然不知道要和南宫昊说点什么才好,因为两个人之间的话题似乎是那陈雅婷之间的事(情qíng),只是手机突然传来了短信,她打开一看有些惊楞的居然是哥哥发来的,而且哥哥还说要亲自过来接她。

????霎时间董青便开始后悔的不行,早知道她就不那么早的坐上了南宫昊的车子,这样子还可以等到哥哥亲自过来接送她,这样她就可以又有一个与哥哥独处的机会了,心里头是在懊恼的,可是现实是她已经坐上了南宫昊的车子只能无奈的拒绝了。

????“我已经坐上了车子在回来的路上了,不需要哥哥这么麻烦了。”想了想她这么答复似乎是有点不太详细,况且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持续也是担心哥哥会一直问下去,于是她很快的又发过去一条信息:“雨菲今天的(身shēn)体检查还顺利吗?她有生我的气吗?”对于她今天临时离开的行为,不知道董雨菲是会怎么想呢。

????而在另一边的董煜城在董青发来信息的下一秒就立刻拿起来看,倒是挑了挑眉,她一个人坐车回来了?董煜城以为董青已经叫了家里面的司机前去接送便也不再说什么了,还以为她的训练还没有结束,他还可以赶上去接送她的。

????“检查一切顺利,你就不用担心了,况且雨菲在知道你有机会竞选成功的时候不知道多开心,又怎么会生你的气?你今天训练还算辛苦吗?”

????“不辛苦不辛苦!我觉得(挺tǐng)好的,虽然这样的训练与音乐剧是完全不一样的,一整天下来耗费了很多的体力,虽然浑(身shēn)都酸软到无能为力,但是那种大块淋漓的运动和留下来的汗水让我觉得很舒服!”被董煜城这么关心的问着,董青雀跃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抓着手机啪嗒啪嗒回复的可是认真,认真到就连旁边的南宫昊叫了自己几次都没有留意到。

????看到如此的答复,(挺tǐng)长的却十分的暖,他隔着手机的这边忍不住轻笑出声,脑海里自动的浮现出董青的那张笑脸。

????“一切顺利你开心就好,我和雨菲也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晚上见。”他修长的手支在了下巴处轻咬了一下,似是心(情qíng)大好的样子,回复完之后他将手机放在了一边,扭过头来看着(身shēn)边睡得深沉的董雨菲,只是在车上睡觉她睡着依旧是不怎么安分,给她盖上的外(套tào)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挣脱到了地上,他又得弯下腰来捡起外(套tào)给她盖上。

????董青本是开心的暗自的在笑着,却在看到董煜城回复的这一句话显然是楞了一下。

????“董青!”(身shēn)边的南宫昊终究是忍受不住董青这样子对她视而不见,这让他觉得十分的没有面子,因为在董青旁边他不知道叫唤了多少次她的名字了,于是在等待红绿灯的一个道路口的时候,他伸出了手指头毫不吝啬的扣了董青的脑袋。

????“啊呀痛,你干嘛呢!”董青吃痛的呼了一声,用手捂着自己刚才被南宫昊暴栗子的那一块地方,抬起头来十分不满的望着面前这个优哉游哉的男人。

????男人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脸上依旧是那副淡淡的痞笑,像是街头上十足的坏小痞子,然而偏偏就是这副模样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他心里头反而是看到(身shēn)边的女人吃痛的样子居然洋溢着一种成就感,她总算是理他了?

????“怎么?我刚才叫唤了你那么多遍了都不理我,我还以为你这灵魂出窍呢?还是和哪个男人聊天聊的入迷了?我还在你旁边呢,笑的跟花一样的灿烂可不收敛一点?”他的手指尖在方向盘上一遍一遍的轻点着,似乎在表明这主人公心(情qíng)的极其不耐和不爽。

????“什么叫和哪个男人聊天?可别冤枉我,那是我哥哥关心我在哪里,我还不能回复了吗?”董青觉得一脸的莫名其妙,虽然自己刚才确实是和董煜城聊的有些入神了,可是南宫昊也不能这般讽刺她把?况且她和谁聊天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虽然她说过南宫昊是自己的朋友了,可是这也不代表他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插手自己的事(情qíng)了吧?

????“嗯?那你怎么和你哥哥说的?”他心里头不免有些好奇,毕竟董煜城和自己的关系并不好,如果董煜城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妹妹正和他在一起,还坐着他的车这又会怎么想?

????“我?我能说什么呢?我就说我在回家的路上了,他只是在担心我今天怎么回家罢了,话说你刚才叫我做什么呢?”她还真的是没有听见,原来一个人入迷的话会是这个样子,而能让她如此会不知不觉入迷的人也就只有董煜城了吧。

????“没什么,咳咳……”南宫昊轻咳了一声来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其实他也是没有什么事(情qíng)要与董青说的,只是刚才在上车的时候看到董青一直低着头玩着手机,那般专注的样子就直接是把他晾在了一边,他的心里头……不得不承认的是非常的不愉快,所以才忍不住开口出声来打断她。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叫唤了她那么多遍也没见着她回应自己一次,心里头自然是老大不乐意了,当然这种小(情qíng)绪又不能在她的面前表现出来,所有的(情qíng)绪也就只能忍耐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