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场面还得要洪导最终来收拾,这个是注定逃不过的了,南宫昊只负责去拒绝别人打碎人家的玻璃心,而洪导就需要像是个胶水一样将人家的玻璃心粘贴好。

????南宫昊放下了手机,也没有回复洪导,毕竟他即便是这样说,他也不会去按照洪导所想要的那个样子去做的。

????好整以暇的坐着望着面前的这个女生,虽然明明是这个女生站着的,而南宫昊是坐着的,但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气质,即便他是坐着的居然也会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而那王者的不可窥探的气息展露无疑,这个女生见此竟也有种瑟瑟发抖的感觉,心里面想说的话,瞬间又觉得很难以开口了。

????不过事(情qíng)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她也走到了这一步,那是怎么也不可能退缩的,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告白,就和董雨菲那样的勇敢,虽然自己也不如董雨菲那么好,可是……她也要尝试一次。

????“师妹,有什么话可以说了。”见她半天没有开口,似乎整个人是在踌躇犹豫着什么,南宫昊都觉得自己是要失去了耐心了,他可没有这么多的时间留在这里陪着她等她再去开口说话,所以他才会如此忍不住的催促道。

????“师兄,其实我……我很喜欢你,你可不可以……接受我的表白信呢,我虽然不是最优秀的,可是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我以前也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告白过,我虽是不知道怎么和人告白,可是我喜欢师兄的那份(情qíng)感是那么的真实,或许师兄会觉得我这么说很是荒谬吧,其实我早已经留意了师兄很久很久了,师兄所有的一举一动,师兄的兴趣(爱ài)好我都偷偷的观察了,我想有一天我能够给师兄一点温暖,一点快乐……尽我所能,不知道师兄愿不愿意接受我呢,其实好多好多的话我都想要说,只是一时之间太多的话在心里面我没有办法说得完,你可不可以拿了这封信呢,里面就有很多我想说的话。”

????女生一口气说了许多的话,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勇气说完这么多,可是当她说完的时候,她又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似乎刚才的那一番话并不是从自己的嘴里面说出来的,她哪里想得到自己一开始是那样支支吾吾的到了后面居然是这样的有勇气,她自己也都不知道这突然的勇气是怎么来的,但是一到了这样的时候她就立刻变得非常的勇敢了,这个或许就是(爱ài)(情qíng)的力量了。

????“嗯?”南宫昊挑了挑眉看着面前这张粉红色的信封,信封上面还贴着一个小(爱ài)心,看起来确实是那一种(情qíng)窦初开的小女生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带着一点羞涩,但是就连空气中都似乎是弥漫着粉红色的泡泡。

????这种告白的感觉和当初董雨菲对自己告白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过这对于别人来说也许是那一种初恋一般的感觉,心里面是那种甜甜蜜蜜的样子,就连别人看在眼里都是那一种心心念念的甜蜜感。

????不过这只是对于别人来说而已,对于南宫昊来说这依然是不值得一提的小儿科,像是这样的画面,他也见过了无数次了,每一次拿着信封的女主角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没有一个女主角是可以真正的走进自己的心里面的,虽然场景地点信封的信件是不同的,但是南宫昊的内心依旧是一成不变,他没有多大的波澜甚至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想着又要处理这样的事(情qíng),他其实不是很想在剧组里面经历太多这样的事(情qíng),也不想在这方面上耽误太多的时间,但是又发生这样的事(情qíng),也确实不是他所能够改变的了,他心里面是在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刚想要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面前的这个女生制止住了。

????“师兄!你先别着急着回答我可以吗?你可以先看看我给你写的信吗?这封信虽然只是看起来是微不足道仅仅是一张纸,但是这封信是我花了好多的心思去准备的,里面的话是真的我想对你说的话,可以先看看嘛?”这个女生似乎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南宫昊的那种不在意的(情qíng)绪,她其实也是非常敏感的,敏感的感觉到自己所想要的感觉并不是自己所预期的那样,她没能从南宫昊(身shēn)上感觉到那种(热rè)(情qíng)的感觉,相反的那种感觉似乎还是冷冷淡淡的,就是那种不冷不(热rè)的温度,她立刻就害怕,害怕南宫昊下一秒会拒绝自己,所以她才会这样忍不住先开口。

????“好。”南宫昊挑了挑眉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女生是这样大的反应,他亦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但还是先接受了女生的信封,不过……拒绝的话他依然不会为此改变,就算面前这个女生怀着多么真挚的感(情qíng)来对自己的告白都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