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董煜城(爱ài)恋的那种感觉缱绻悱恻,心底里纵使是有万分的不舍和眷恋那又是如何?她所(爱ài)恋的男子早已经奔向了别的女人的怀抱里面,偏偏令人难受的是,那个女人无论从哪一方面来和自己比较,所有的一切都明显的超过她一大截。

    老天在用一个事实例子摆出来要让她董青彻彻底底的私心,摆在董煜城面前的这个女人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看来都是十全十美的人,或者可以说是董青这一辈子都无法相比高攀不上的女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有哪一点是可以优胜过陈雅婷的?完全没有,所以她也可以完全的死心,没有任何一个方面能够与雅婷姐相提并论,那么她哪来的底气和雅婷姐争夺哥哥呢?

    董青心里面可是明白的很,所以她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在很多的时候……或者说在雅婷姐还没有出国的那一段时间,她是清楚的记得雅婷姐有一段时间里与哥哥是走在一起的,当时的自己年纪还太小了,分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那个时候雅婷姐和哥哥总是走的非常的近。

    似乎是比她这个妹妹走的都还要相近,只是那么小的一个孩童儿每一次见到那样的画面心底里都会忍不住难过,只觉得不喜欢雅婷姐来到董家做客,因为雅婷姐一出现,似乎哥哥的整个世界都已经开始围着雅婷姐在转了,哥哥的眼里就没有了她董青,小小的她就学会了点点的嫉妒和吃醋了,不过当初的她哪能想的了那么多,只觉得那种关系是让她讨厌的。

    逐渐逐渐的自己也长大了,每每去回忆起儿时的那些画面就忍不住想要笑小时候的自己,那就算是她年少无知天真无邪吧,她居然是不知道在那个时候原来哥哥和雅婷姐就已经走在了一起了,像是(情qíng)侣一般的,所以在那个时候哥哥和雅婷姐之间就已经(情qíng)窦初开的彼此欣赏的走在了一起吧?他们之间才是青梅竹马的(情qíng)侣啊,回想起来,真的不知道她小时候能够嫉妒点什么。

    还是年少无知,有时候董青还真的是羡慕和想念年少时候的自己,至少那个时候的自己懵懵懂懂的可以什么都不知道,不知者无罪,不用担心自己说的话做的事会不会不恰当或者是不妥。

    放在儿时的时候,她总是可以(奶nǎi)声(奶nǎi)气的走到哥哥的面前质疑他,你就是一个坏哥哥啊,你怎么可以和雅婷姐之间走得那么近,是不是有了雅婷姐你就不要妹妹了呢?是不是有了雅婷姐你就可以丢下小青一个人了呢?

    她的心底里唯有愤懑不平不开心,但是心里头有什么话想说的也就说出来了,完全不用避讳任何的东西,她就只是知道自己看见哥哥与雅婷姐之间走的那么近就是不高兴,就是想让他们能够走远一点仅此而已。

    不过那个时候的哥哥总是对自己一笑而过,或者是点了点自己的小鼻尖笑着她是一个小机灵鬼,又或者是说她胡思乱想,那个时候哥哥总会抱着自己去安慰着她的小小心思,我最可(爱ài)的小青,哥哥怎么会不喜欢你呢。

    多么怀念当初的那种感觉,就说是现在……这种画面对于董青来说已经是遥不可及不可能发生的事(情qíng),哥哥再也不可能怀抱着自己说一句可(爱ài)的小青,我是永远都不会丢下你的,又或者是抱抱她拍拍她(娇jiāo)小的脊背让她乖巧听话。

    过去的时光好像就近在咫尺,随便的回忆一下好像那些事(情qíng)那些画面就是昨天发生的一般,直到现在董青似乎是还能感觉到来自于董煜城(身shēn)上的那种温度传来,那是一种能够让她马上就心(情qíng)稳定下来的气息和温度,是她所喜欢所想念着的那种味道。

    只是现在时间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们彼此都已经长大了,又怎么可能再一次回到从前做着那样肆无忌惮的事(情qíng),哥哥又怎么可能会怀抱着她让她安心让她温暖的感受着来自于他的气息,能够肆无忌惮感受他的怀抱的那个人,无论是儿时还是说现在,都只是雅婷姐啊……

    董雨菲知道董青这样的行为是在鼓励着自己的,其实董雨菲也并不想让董青瞧不起,明明自己早上的时候还那样信誓旦旦的说过自己放弃了放下了,现在这个紧张的模样却也被董青看的一清二楚了,董雨菲真是觉得自己的脸上挂不住,自己给自己打脸了,所以也忍不住松了松董青的手,她既然是已经做好了这么多的准备,就算是真的面对着南宫昊那又如何?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好害怕的。

    不知不觉这么想着,舞台到舞台下面不过是非常短暂的距离,对于董青和董雨菲两个人来说彼此在内心世界里面都作出了挣扎的功夫也想到了许多的东西,不过是那几分钟的距离,就好像是漫长的等待了一整个世纪,对于董雨菲来说这样的距离更是觉得煎熬,一步一步的走下去走到了南宫昊的面前,却感觉到自己像是要面对什么生离死别一般的痛苦,就像是上到了岸边的美人鱼,每走一步路,脚底下就好像是踩到了什么锋利的钉子割破着她脚底的伤口,让那样的伤口变得无限深无限大而后一路上的血淋淋不止。

    “你还好吧?”南宫昊自然是不会想到,也没有想到原来董雨菲心底里会去想这么多的东西,直到董雨菲和董青走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只是看着董雨菲的脸确认她没有脸色苍白应该不碍事,起码也是休息了一整天的人,他的心里算是放下了,心中也少了几分的愧疚,问出的话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听听就只是师兄对师妹那种应有的关心,毕竟他也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