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董青与董雨菲一样,因为没有料想过本应该是在家里的哥哥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她就像是缩头乌龟似得一直不敢抬起头,但似乎也没有多大的动静,她只抬起头来悄悄的往董煜城的方向瞥了一眼,心里的大石也刚好的放松了些。

    看起来哥哥是要去包间了,这样子她吃饭的话也可以吃的安心一些,但以为紧张的事(情qíng)就会过去了,哪想到南宫昊居然嗖的一声在她们两个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刻站了起来,冲着董煜城那边摆了摆手。

    “嗨煜城,好巧!”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让距离不远的董煜城听到了。

    他扭过头来,眸光先是落在了南宫昊的(身shēn)上,而与此同时,董青与董雨菲两个人的头几乎可以埋在了桌面上,心里地暗暗的(欲yù)哭无泪外加大难当头的悲切。

    完蛋了,本以为可以躲过去一劫,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这下好了。

    南宫昊咧开嘴角露出自己的一排银牙,却十足狡黠的样子,他只是冲着董煜城摆了摆手,却看到他(身shēn)边紧紧抱着他手臂的陈雅婷而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煜城,什么时候有佳人相伴了?倒真是羡慕,不像我孤家寡人一个,怎也找不到像是雅婷这样浑(身shēn)上下都很完美的女人。”说完,南宫昊还戏谑的吹了个口哨,十足的登徒浪子一般的形象,倒是引来了周围人的频频回望。

    然南宫昊这副吊儿郎当戏谑的模样,非但没有引来别人的反感,反而是让在场的女(性xìng)都时不时的回过头来去看他。

    看着如此引人注目的南宫昊,董煜城心底里只有些反感,向来与南宫昊的关系就不是很好,可他偏偏是个自来熟,只是曾经打过一次交道罢了,却整的两个人像是极好的兄弟,也不知道南宫昊怎么想的,居然这般的厚颜。

    对此董煜城也懒得去管,如果是放在平常南宫昊这般叫他,通常他都是假装没看见没听见的绕道离开,只是这一次……董煜城只看了南宫昊一眼,眼神落在了南宫昊对面正坐着的,把头几乎要低到桌底下的那两个女人,自始至终她们两个也都没有抬起头来,他看不见她们两个人的面貌,但是只看了一眼,他心底便明了那两个女人是谁,这分明就是南宫昊在挑衅他!

    顿时嘴唇紧抿神(情qíng)紧绷,整个人的脸色几(欲yù)发黑,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黑压压的乌云,然他却又十分镇定的不出一声。

    远远看过去似乎是没有什么不对的,唯有她(身shēn)边的陈雅婷明显的感受到他的变化,但心里却不是很明白,董煜城怎么忽而(性xìng)(情qíng)大变。

    但她也同时看到了董青与董雨菲,虽然觉得这两个人给她的感觉也有些熟悉,不过她们两个人是低着头,陈雅婷也不确定到底是谁,只是南宫昊算得上是她的老朋友,她也以此回了几句。

    “南宫你可真是会说笑,佳人相伴的恐怕是你,这不,还是两个佳人呢,哪能有南宫你这般逍遥。”陈雅婷说完便捂着嘴轻声笑道,却全然不知道董煜城的脸色因为她的话而更黑了一分,拳头也在(身shēn)侧紧紧的握着。

    “哦?那雅婷你可真是误会我了,这一次我可是正人君子,带出来的可不是女朋友,都是我的师妹,正经就餐,怎么你不认识?不应该啊。”南宫昊却挠了挠头一副疑惑的样子。

    此时此刻董青只想将南宫昊拉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来一顿暴打!这个男人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他刚才提醒了董煜城的到来,她们两姐妹已经不做声了,难道他心里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非要贴上脸去给人家打招呼。

    行吧,就当做他是真的不知道上前打招呼了,怎么现在又扯上了她们两个人!她本想就这么低着头忽悠过去,说不准她们低着头没有看清面貌哥哥也认不出她们也说不定,就假装是南宫昊的女伴,哥哥应该是不会八卦她们两个人的(身shēn)份,可南宫昊似乎偏偏就不放过她们,非要扯上她们认清(身shēn)份。

    这下可好了,本还存着一丝侥幸逃脱的机会也完全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