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的妈妈,其实昨天在雅婷姐生(日rì)宴会上我不小心落了水,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着凉了吧。”董青浅浅一笑,似乎真的不是什么大事也并不将其放在心上。

    “落水了?这事(情qíng)怎么没有和我说?”苏珍微微讶异,倒是没有想到昨(日rì)的宴会上面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qíng)。

    “昨(日rì)是哥哥恰巧救了我上来,我想着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也就没有说出来让大家担心,没有想到会因此而受凉。”在留意到董煜城也在房间内的时候,董青虽然说着话,但是眼神便没有放在董煜城的(身shēn)上停留过一秒,似乎是有意识的想要回避这个男人。

    “可有这事?”苏珍半信半疑的扭过头去询问董煜城。

    “大概是昨夜夜黑风高没有看清脚下的路,便是没留意到前方的一片池塘。”董煜城点了点头,眉头却紧锁着的似乎有什么揪心的事(情qíng)。

    “好吧,那既然是这样我也能放心一点,你就躺在(床chuáng)上好好休息,我要去公司,你哥哥也要忙了,你今(日rì)就哪里也别去好好养着。”说着苏珍又体贴的替董青掖了掖被子,便是站在管家的面前嘀嘀咕咕的大概是嘱托了几句。

    “我没事,你们都走吧不要担心我了。”董青抿了抿唇,现在的她不想见到任何人,特别是他。

    “姐,我留下来陪着你好吗?”事实上董雨菲知道董青现在的心底定然有许多的心事,既然如此不妨告诉她也让她自己好受一些,她就只是单纯的想要陪董青说说话,内心也确实是担心,对于她说落入池塘的事(情qíng),她自己也是半信半疑着,只是猜测她不想让大家担心才会这样说的。

    “雨菲,你去学校吧,别为了我耽误了一天的课程,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是真的因为落了水着凉的,昨(日rì)怕你担心没有和你说明白,再说你请假了,音乐剧那边的事(情qíng)也不能耽误啊,你得回去配合大家的演出,你可是最重要的女一,顺便帮我说一声抱歉,我今(日rì)就没有办法去排练了。”

    董青的声音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她现在很烦,是的烦的任何人都不想接触。

    “那好吧,那你一个人一定要好好休息。”董雨菲深思了一下,她刚才确实是忘记了还有音乐剧那边的事(情qíng),本来现在排练就紧张了,她这个女一号的进程自然没有办法耽误,董青现在这个样子,也应该在音乐剧那边有个解释。

    董煜城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董青已经拿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并且背对着自己躺下,他大概是明白她也不愿与自己多说话。

    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董青一眼,便也跟着大家都离开,一时之间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可董青即便是浑(身shēn)乏力和疲惫,却怎么也睡不着。

    甚至她的双眸比任何时候还要清明,她不知道自己未来的(日rì)子还有什么可以支撑着自己下去的,但是现实却告诉了她,就算没有董煜城,她还得像是从前那样好好的活着,只是有些漫无目的罢了,其实现在的生活与过去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过去的她还有期待,现在的她失去了那点期待。

    在结束了陈雅婷的生(日rì)宴会之后,对于南宫昊来说夜生活也才刚刚开始,他向来是不喜欢自己那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冷清的别墅,姑姑也只是偶尔会过来看望一下自己,他总觉得一回去面临着的就是冰冷冷的空气,所以接下来他也没有闲着,加之心(情qíng)确实是不太好,便也控制不住自己喝的多了些,这一喝整个人都醉在外面与那一群狐朋狗友们喝的烂醉如泥。

    直到第二天下午他才幽幽的醒了过来,醒过来的时候便是发现自己睡在那俱乐部豪华包间的大(床chuáng)上,就算他宿醉了也没有人敢得罪他,那些个朋友看他醉的不省人事了,也只得好安排一个房间让他休息了。

    其实他以往可不会这样喝的烂醉如泥,却也不知道昨(日rì)发什么神经喝了这么多甚至是失去了意识,印象当中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失去理智了。

    发现自己浑(身shēn)都是酒气他醒来便第一时间去浴室冲澡,当他抹着把湿哒哒的头发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机屏幕是亮着的。